顾念柒_

喜欢什么嗑什么,写什么随自己心情。
懒癌晚期,时不时冒泡の日常。
非常坑,随时有跑路的可能,失踪只在一念之间。

© 顾念柒_ | Powered by LOFTER

【忘羡】春夏秋冬

*国际惯例,人物是秀秀的,ooc是我的,忘羡是彼此的。
*相信我,一发无脑小甜饼。
*配合同名歌曲一起食用更佳

    兰室不远处有数棵玉兰花树,每逢花季时,满树雪白甚是好看,倒是与蓝家一贯的雅正相得益彰。魏无羡每每坐在兰室廊下等蓝忘机放课的时候,会靠着廊下的柱子,盯着蓝忘机出了神。但有时候,他也会时不时跑到树下追赶落单至此的兔子玩,有时候一折腾便是好大一番动静,惹得正在听讲的蓝家小辈们都不自觉循声往外看。这时候蓝忘机也会偏头望向他,眼里却没有半点责备,满满的是宠溺的神情,只消一眼,魏无羡就安安静静地掂着兔子闭了嘴,嘴角翘起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

魏无羡把兔子放回那片它们常呆的草地上,心头忽然冒出来了个主意,便在云深不知处走了一遭,到底是确认了一个猜想,云深不知处里没有果树。虽说那一树玉兰好看的紧,却也委实只能看不能吃,没什么意思。

蓝忘机放课的时候,没在门口见着魏无羡,便有些奇怪,没曾想到静室门口,看见魏无羡蹲在地上,不知道在筹划什么。

蓝忘机蹲在一旁,也不说话。须臾,魏无羡开口道:“蓝湛,我们在这里种一棵苹果树吧。”

蓝忘机问:“为何?”

魏无羡抱臂蹲在一旁,嘿嘿笑道:“我发现云深不知处都没有果树,好没意思。也要给这儿添一抹颜色不是么?”

蓝忘机没接话,淡色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魏无羡。

于是魏无羡赶忙道:“好了好了,我就是想吃苹果了。唔......既然我不适合养孩子养动物什么的话,养个树应该不成问题吧?”

蓝忘机当然没可能拒绝魏无羡的要求。

第二天,魏无羡去镇上挑了一棵最茁壮的小树苗,和蓝忘机一起把小树苗种在了静室门口。

魏无羡像是终于找回了当初照顾思追的时候的感觉,有事儿没事儿就想去刨刨土,浇浇水。时不时有小鸟儿跑到树上,没一会儿就要被魏无羡轰下去。如果不是蓝启仁也住在附近,他真想把小苹果牵过来看看自己的兄弟。

春天,小树苗发芽了,一树的嫩枝抽出了象征生机的颜色,没过几月,竟还开了花。魏无羡竟生生萌生出了些喜当爹的念头。

夏天,小树苗的树干长粗了些,树枝上也不再是光秃秃的,变得越发郁郁葱葱。蓝忘机每每放课经过时,也会忍不住停下脚步看看这喜人的长势,然后将树下的人儿一打横抱进了屋。

秋天,书上的绿叶开始由绿变黄,不久便纷纷落叶归根。魏无羡和蓝忘机一起坐在门口望着小树,托腮问道:“什么时候才能结出苹果呢?”蓝忘机合上书,沉思片刻道:“明年,或是后年。”

“唉,还要这么久啊。”

冬天,小树终于是秃了。一场大雪后,光秃秃的树干上也覆满了雪白,魏无羡披着大氅,拽着蓝忘机在雪地里踩雪,厚厚的一地积雪,踩上去“咯吱咯吱”乱响,蓝忘机就站在一旁,微微翘起嘴角笑着看着这边儿。魏无羡迅速团了个大雪球朝蓝忘机扔去,蓝忘机一怔,也顾不上雅正为何了,迅速加入战局。

两个人在树下立了两个雪人,魏无羡拍下身上的最后一点儿雪,十分满意道:“这个冬天,就让他们来守护小苹果树吧。”

魏无羡坐在蓝忘机怀里,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事。蓝忘机也不问,反而将人抱得更紧了些,另一只手随手翻看着一旁的书。

良久,魏无羡开口道:“二哥哥。”

蓝忘机扭过头来。

“我想了想,”魏无羡一本正经道,“等待真是个辛苦的事。你看,我们春天时种下了小苹果树,也才一年,我就恨不得它立马结出一树果子来。”

蓝忘机没说话,似乎是想起来了什么事,神情忽然严肃了几分。

魏无羡接着道:“那你,那时候一定很不好过吧。”整整十三年,他是如何在痛苦和没人理解中挣扎着度过的,魏无羡不敢想。“所以,我......”

他还想说下去,嘴巴却忽然被什么东堵住了,那人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包裹着满腔的爱,毫无保留地袭来。良久,蓝忘机放开了他,轻轻说了句“都过去了。”

都过去了,那些痛苦折磨和无处安放的思念都随着无数个日日夜夜流逝了,现在你在我身边就够了。

春夏秋冬,只要有你在,就很美好。

Fin

小彩蛋:第二年夏天,苹果树竟然意外地结了不少果实。魏无羡多了一个爱好,就是捡了苹果一边啃着一边在兰室廊下等蓝忘机。

这日放课,二人一道儿回静室。见一地苹果的残渣,竟被人啃了个干净。魏无羡一看,不远处有个小毛驴,正悠哉地一边着啃苹果一边晒着太阳。

“小苹果!!!!!”

评论(5)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