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念柒_

喜欢什么嗑什么,写什么随自己心情。
懒癌晚期,时不时冒泡の日常。
非常坑,随时有跑路的可能,失踪只在一念之间。

© 顾念柒_ | Powered by LOFTER

【露中】想我了吗?

*国设,取材三次,但有私设。

*OOC预警,纯小甜饼,吃糖就好不要深究。

*小学生文笔预警


“小耀你知道吗?明天我就能见到你了呦。”伊万在电话那头温柔道,这头王耀一边夹着电话看文件,一边无奈道:“知道了知道了,你最近每天晚上打一个电话来,就是为了跟我倒计时吗?”

伊万在那头“噗嗤”一声就笑了,锋利的脸庞也被这笑映地温柔了许多,又道:“当然不是啊,我其实只是——”

“想你了。”

第二天下午王耀早早地穿戴整齐,跟在上司身边去机场迎接贵宾。这位远道而来的贵宾,正是伊万和他的上司。专机从着陆滑翔到停靠之间的程序十分繁琐,不过这种场面王耀经历的多了,自然也就习以为常了。不一会儿,那个熟悉的身影便跟在他那位叱咤风云的上司身后走了下来。时值六月,伊万挺拔的身材穿着合身的西装,却仍然执着地戴着他的围巾,在舷梯上就开始朝王耀笑,王耀也回以友好的微笑。

两位上司见面就开始握手寒暄,他们二人也在众多两国媒体的镜头下握了手,结果临到松开手的时候,王耀却怎么也抽不出手。 “你要干嘛?!这么多媒体在呢?”

王耀十分尴尬地朝两边看了看,还好大部分镜头都对着两位上司,没注意这边他们俩还拉着手的情况。 高大的男人手上的力气未减退半分,眉眼弯弯对他笑着,“小耀好久不见,有没有想万尼亚?”王耀时常会想,这样一个有时过分可爱黏人的人,怎么会是那个令他感情复杂、又爱又恨的国家化身呢。他们之间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事,使得他对眼前人越发捉摸不透。但在这种场合下王耀并没有思虑太多,十分官方地笑了笑道:“有朋自远方来,那是自然。”

伊万翘了翘嘴角,松开了手又朝他靠近了几步,两人并排朝等待的车队走去。

人/民/大/会/堂前早已等待着欢迎的仪仗队和人民,伊万和王耀跟在上司身后,接受着最隆重的欢迎仪式。两个国家化身不紧不慢地走在后面,伊万的余光时不时就瞟向身旁如同冰美人一样的东方人,王耀一边向列队两旁挥手一边戳了戳身旁不安分的小家伙,“你老是看我干嘛?”铂金发色的斯拉夫人又弯了眉眼,“看你好看。” 王耀怔了怔,随即立即恢复神色,走进会堂的时候不忘掐了一下身边人,“老实点。”

这次来人/民/大/会/堂,主要是有一份最高荣誉要颁发给伊万和他的上司——代表中/国国家对外的最高荣誉勋章“友谊勋章”,这也是建国以来第一次有国家领|导|人获得这一荣誉。

会堂里熠熠生辉,人头攒动,两国的相关官员工作人员都齐聚一堂,见证这一里程碑式的时刻。王耀和上司站在台上正中央,等待着伊万和上司缓步走来。上司亲自将金色的“友谊勋章”戴在俄方最高领|导|人和伊万脖子上,然后双方握手,记者的镜头见证了这一历史性的一刻。伊万站在上司身边面向台下,露出了他鲜少在镜头前显现的微笑,那仿佛一个孩子得到了他心爱的玩具时的笑容。

其实伊万深深地清楚,这枚勋章既是两国友谊和国家关系的最高见证,也是在从侧面敲打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主动挑起贸易战,跟王耀死磕,没想到王耀骨子里就不是会服软的人,二话没说就要硬杠硬。伊万这时倒有些感谢老对头阿尔弗莱德,他一意孤行,却把王耀推给了伊万,中/俄关系加速前进,于伊万的私心是有利的,却显然不是美/国愿意看到的事。

结束了颁发勋章活动后,两位上司按照行程要坐高铁北京前往天津。伊万与王耀随行,期间要签署多份合作协议,当然这些也无需两位祖国大人操心了。王耀和伊万被安排在两位上司会议车厢的后一个车厢,整个车厢除了他俩只有随行助理和安保人员坐在离他们有一段距离的位置。

伊万仍然戴着那串勋章笑眯眯地坐在王耀身旁,王耀托着下巴悠悠地望着窗外望着疾速后退的风景,片刻后才发觉身侧坐着的人仍然傻傻地戴着那串华丽的勋章,斯拉夫人天生张扬又具有侵略性的长相居然把这串大“项链”戴出来了些艺术感。王耀脸上展露笑颜,“你怎么还不脱下来让他们保管起来啊,一会儿下去还有其他活动呢。” 谁知伊万却撇起来嘴,“因为万尼亚想让小耀亲自给我戴一次呀。” 王耀惊奇地朝他看去,心想这小屁孩居然还蹬鼻子上脸了,拿了唯一的最高荣誉,被自己上司亲自颁发了奖章还不满足,居然还要自己再给他戴一次。

“怎么,戴一次还不过瘾啊?” 那人不慌不忙将奖章摘下来塞到王耀手上,笑道:“既然是代表中/国最高荣誉的友谊勋章,我自然是希望这个国家的化身来亲自为我戴上。” 王耀无奈,只好依着他给他戴了一次,伊万这才心满意足,往王耀那边又坐近了些。王耀忽略了这些小动作,又赶忙吩咐伊万的贴身助理把勋章好好保管起来,接下来要出席两国青少年冰球友谊赛,总不能还戴着这明晃晃的勋章到处跑吧。

从北/京到天/津高铁车程不过几十分钟,伊万佯装睡着,脑袋一下就磕到了王耀肩上,老狐狸心知这人绝对不是睡着了的自然反应,但也没想拆穿他,于是这样僵坐了几十分钟。过后伊万对此事绝口不提,但脸上的喜悦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晚上的冰球友谊赛两人坐在上司后排,在众多媒体镜头下时不时说几句话,倒也算是愉快地度过了这段时光。

晚宴是早已安排好的当地特色小吃,王耀家专门把天/津当地最有名的小吃狗不理包子和煎饼果子搬进来晚宴大厅,现场做给远道而来的客人。

伊万和他的上司显然对这些十分感兴趣,伊万的上司还抢先亲自做了一份煎饼果子,王耀一边吃着手上拿的煎饼果子,一边对伊万朝那边扬了扬头,“有没有兴趣?”

伊万眸中流露出异样的光彩,笑道:“正有此意。” 伊万在煎饼师傅的指点下一点一点地摊着煎饼,王耀就站在一旁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还顺手拍了不少照片,伊万把一份煎饼果子做好之后,还亲自切了拿给王耀一半,王耀接过来吃了一口点了点头:“这位达瓦里氏很有前途,将来退休了说不定可以来我们家卖煎饼。” 伊万笑着说道:“这是我亲自做的煎饼,你要记得。” 王耀心里不知道哪个地方仿佛突然融化了一般,一股暖流注入了心头,点了点头,笑着吃完了剩下的煎饼。

晚宴全部结束后已经接近深夜,王耀喝了酒,加上的老年人的作息,已经有点撑不住了,几次差点直接刀头睡过去。伊万问了工作人员,打了招呼后就扶着他去准备好的休息室休息。

王耀昏睡的时候同往常一点儿也不一样,呼吸匀速,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着,安静又迷人。伊万坐在床边盯着他看了许久,在王耀额头印下了一个吻。

“我一会儿还要跟上司赶去青/岛参加上/合/组/织峰会,你应该不会再跟去了,所以就这样道个别吧。下次见。” 伊万见那人仍旧安静地睡着,这才安心地关上门走了出去。

门轻轻扣上的同时,睡梦中的人,睁开了眼睛,轻轻叹了口气。

TBC

ps:接下来应该还会有一篇耀耀去露露家做客的!所以没有结束!

评论(6)
热度(76)